上了我男人房间的女人

上了我男人房间的女人



我叫婉娟,和男朋友马克在新竹的园区认识之后,开始交往,今年算下来,已经是第五年了,只不过,这段时间内,我们聚少离多。
开始交往之后,我就因为工作的关系,搬到了台北,这样的感情,要维持起来总是不容易的。
我常常向马克抱怨,可否换个在台北上班的工作,但是总是被他拒绝了,现在看起来,也许马克是另有居心……

事情发生在上个月…

那一天我回到新竹的时候,我在马克家巷口的便利商店,
买了杯咖啡,工读生店员看着我的时候,眼神里透露出奇特的光芒。
“小石,干麻那样看我,有什么事情吗…”我一手拿着咖啡,一手拿着零钱问着。
“婉娟姐,你真的很漂亮,我真的不懂……”

小石是个大学男生,这一两年我常出入马克家,因此也都算熟了。

“不懂什么…”那瞬间我差点以为小石要对我表白勒……
“……婉娟姐…我就和你直说好了…上个礼拜,我有看到一个女生从马克家走出来唷…”小石探头探脑的,像是怕被别人听到似的。
“……真的假的…”我一时之间有点吓到,
虽然我有所心理准备,远距离恋爱总是有风险,但是断没料到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被告知。
“真的……那天很早很早…我推测应该是在马克家过夜,然后就从我们店门口经过……”小石继续小小声的说着。
“如果再看到她,你认得她吗…??”我说。
“…认得…虽然她很丑…可是我相信我就是认得……”
小石说得诚恳,也让我脑海中浮现出好几个嫌疑犯的脸。
莎莉,玛姬,小玲……除了这几个人之外,其他人都不太可能。

基本上,马克是那种很懒得出门的人,就算是要外遇,也一定是有人送上门来,否则,是不太可能发生的。
当下我就给了小石我的手机号码,然后部署出我的计划。
计划就是,找这三名女人来打麻将,然后分别麻烦她们三位,到这家便利商店来买东西。

莎莉买的是骰子。
玛姬买的是饮料。
小玲则是买扑克牌……

让小石一一鉴定过之后,小石再打电话来通报我,这样的话,答案就轻而易举的浮出水面了。
虽然,我心中已经认定是玛姬了。
一来玛姬看起来就是对马克很有兴趣,二来玛姬也是和马克的生活上最有交集的人,
其他像是莎莉已经结婚,小玲也有了要好的男朋友,按照常理来说,可能性还是比较低的。

“马克,可以帮我拿杯饮料吗…”
只不过我的思绪还没结束,小玲竟然用着娇嗔的语气要马克帮她,一瞬间,小玲的嫌疑度猛地提升了不少。
“马克,我去上个厕所,可以帮我堆一下牌吗??”
这时莎莉不但轻轻的搭了马克的肩膀,还碰到了他的手。

三个人都有嫌疑!!!!

我看得眼睛都快要冒火了。
心里只希望,赶快打完,我要赶紧接到小石的电话。
几个小时过去了,终于有人提出了休战宣言。
“好了不打了,我老公还在等我,我要回去了…”
莎莉的这句话着实让我松了口气,而在送完了三个人出门口之后,我故作轻松的问着马克。
“马克呀,他们三个女人,你觉得谁比较美呀…”
马克眼睛盯着电视,看也不看我。
“妆都画得那么浓,谁知道谁美谁丑呀……”
马克的答案虽然不是我想要听的,但是听起来也不赖。

终于,小石的电话来了……
“小石,快说。是骰子,饮料,还是扑克牌……? ?”我着急的问。
“……婉娟姐,都……都不是耶……”
小石的声音有点为难,似乎是对这计划没有成功感到无奈。

都不是………??这样代志就大条了,不是我认识的人,这表示马克真的跑出去乱搞了……
这件事情就这样困惑着我,过了三个月。
当然,这三个月里面,我并没有对马克表态,毕竟,我并没有掌握到任何证据,
而三个月后的这个晚上,我正打算上床睡觉时,一个不小心,竟然踢到了床角,脚趾血流不止。
看着睡得正熟的马克,我不忍叫醒他,于是自己一个人走到了巷口的便利商店,向小石买了OK绷。
回到家门口时,我赫然发现家里我的手机正响着,我赶紧冲进门接了电话,发现竟然是小石打来的!

“婉娟姐,那个很丑的女人又出现了,他买了OK绷之后,我看见她走进了马克家……”



………要死了,我不过就是卸完妆出门,有差这么多吗……!?!?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GMT+8, 2021-5-7 23:26, Processed in 0.013260 second(s), 4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7.2©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