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安神主牌招厄運

亂安神主牌招厄運

阿生是一名40多歲的商人,在馬來西亞森美蘭州的首都芙蓉擁有一間店舖,專賣皮革產品。店裡的生意一向都很不錯,除了阿生嫂外,還僱著一名馬來工人幫忙。

他上有高堂,下有兩名活潑可愛的孩子,平時兩公婆出去開店時,孩子就留給母親看顧,一家數口,樂也融融。捫心自問,阿生對於這樣的生活十分感到滿足,他也希望一生就如此平穩的渡過,將兩個孩子撫養成才。

但希望歸希望,世事往往都不會如此如意,這事件的發生,讓阿生這名不信鬼神者,上了一堂很好的課……

1999年的農曆新年前夕,阿生如常的和家人一起為居所進行大掃除,希望家居以新面貌來迎接新年。當天,大家高高興興的大掃除,阿生嫂負責掃地、孩子們各自收拾房間,而全家長得最高的阿生就負責抹拭放在高處的物品。

家,始終是自己勤辛建設而來,阿生雖累到滿頭大汗,但卻忙得不亦樂乎,可是,當他抹到神檯時,他便停了下來……因為那裡實在太骯髒了,而且供奉祖先的神祖牌被香火燻得黑黑的、太難看了!

阿生覺得這個神祖牌跟他打掃到一塵不染的家,太格格不入了!

不假思索,阿生大手一揮,便將神祖牌摘了下來,丟到垃圾桶去!

他到香燭店去買個新的神祖牌,就安放在原來的位置。在他心目中,神祖牌只不過是一個記念先人牌匾,沒有甚麼大不了的,只要他心中坦然,做事站得正坐得直就好,祖先也不會怪罪於他。

讓人興奮的年三十晚終於來臨了,這時的阿生,還不知道自己將大禍臨頭,一直到大年初一晚上……

大年初一夜,天氣反常的炎熱,難得店裡休息,阿生和太太一早就上床睡覺,他倆把風扇開得很大,但迎面吹來的卻是一股股的熱氣,阿生汗流挾背,輾轉難眠,好不容易,他才入眠,微微的打起鼻鼾來。

而阿生嫂就可憐了,雖然很疲累,可是她翻來覆去,綿羊數了一隻又一隻,卻怎麼也睡不著。阿生嫂聽著丈夫的鼻鼾聲,感到有些煩躁,她索性坐起身子,打算到廚房去喝些溫水,好讓自己快些入眠。

她小心翼翼的打房門,深怕把阿生給吵醒。一踏入廚房,她便突然全身毛骨悚然!

因為,她看到廚房內有個黑影在飄浮,經驗告訴她,是那一種“東西”,因為自小以來她便有一雙跟其他人不一樣的眼睛,可以看到另一個世界的生命體。“也許是路過的罷……”對這種東西見怪不怪的阿生嫂不動聲色,喝了水就回房睡覺。

第二天醒來,阿生就向太太投訴不舒服;頭痛,也週身骨痛。阿生嫂不以為意,認為是晚上睡不好才會這樣。可是,在店裡阿生也一直抱著頭喊痛,做太太的唯有放下店裡的功夫,帶丈夫去看醫生。

“只是疲勞過度,回家多休息就可以了。”醫生的說話,讓他們兩個都覺得比較安心。但是,一天過了又一天,阿生不但沒有好轉,反而變本加厲,週身都痛得利害,看了很多醫生都說沒事,一切正常,全都是阿生自己的心理作用。

“可是在阿生不舒服的幾天裡,我常常在家中看到有個黑影在飄來飄去,有時在客廳出現,有時在廚房出現,總之阿生在家時它都會出現……” 阿生嫂在受訪時這麼說。

阿生的病情越來越嚴重,阿生嫂無計可施,唯有送他到醫院檢查,但結果還是一樣,一切正常。可是這時的阿生已經明顯的消瘦,還變得有點痴呆;說話口齒不清,口水更不停的流,完全一副白痴樣。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身子不適,阿生更時不時鬧情緒,暴躁易怒,還不肯吃飯,把全家人都弄得好擔心。

丈夫的病,把阿生嫂弄得很煩惱。

“其實我也懷疑會不會是那個黑影在作怪,因為自從它出現後,阿生就變得這個樣子,而且它還一直跟著他,連在店裡,也站在阿生的後面。”話雖如此,可是阿生嫂卻不敢告訴人,一來是怕嚇著其他人,二來是怕人家說自己發神經。

一夜,阿生嫂躺在丈夫的身邊,看著日愈消瘦的愛人,自已又無能為力,便感到悲從中來,眼淚也不停的流。哭累了,阿生嫂就樣睡著了……

“啊……唔…啊…啊……唔……唔……”

迷迷糊糊之中,阿生嫂聽到一陣陣彷彿很痛苦的呻吟聲,發出聲音的人似乎被人大力地掩按著口鼻,以及呼吸困難。

“啊……唔…啊…啊……唔……唔……”

呻吟聲持續著,讓她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可是,就像被甚麼壓著一樣,她覺得渾身發不出力,就連一個小指頭,也動不了!“啊……唔…啊…啊…………”呻吟聲持續著,在電光火舌之間,她突然省起,咦,這不是阿生的聲音嗎?!

阿生有危險?!一想到這裡,阿生嫂不知從那裡生來一股力量,硬硬地撐起身子來,朝身邊的阿生看去。

“哇!”阿生嫂慘叫起來!

她看到了………

她看到了那團黑影,正正地壓在阿生身上,阿生被黑影籠罩著,動彈不得,最慘的是他的口鼻似乎都被掩按著,透不到氣,讓他胸口劇烈的起伏,就像是哮喘病的病人發作一樣!

在那剎那,阿生嫂感到很害怕,因為現在她終於明白,那黑影會對阿生不利,它不是路過的,而是來害阿生的!

阿生的口角慢慢的流出了白沫,鼻血也在慢慢地從鼻孔滲出來,嘴巴,仍在不住地呻吟著…“啊……唔…啊…啊……唔……唔……”鼻血,漸漸地流到枕頭上,讓雪白的枕頭,染上了斑斑的血跡……

照這樣看來,阿生隨時都會送命!

這時,阿生嫂豁出去了,她衝過去企圖搖醒阿生,但是阿生就像一具沒有知覺的活死人,不論她多麼努力,就是不醒來,而更可怕的是,那黑影竟然跟阿生嫂搶阿生,兇惡的它依然死死地按著阿生不肯放!

沒有法子了,阿生的鼻血越流越多,弄得整張床都染上的紅色!阿生嫂驚慌地衝出房間,拍門叫醒家婆,然後倆人夾手夾腳,將阿生抬上車,送到醫院去。

可怕的黑影,竟然一直到達醫院才肯離開阿生的身體,然而,在醫院燈火通明的照射之下,它竟然也不馬上消失,而一直在醫院外徘徊……

阿生馬上被送到急診室,醫生花了很多的時間才幫他停了血,但阿生還是昏迷不醒。“醫生說,阿生的血壓很高,隨時都會送命,最離譜的就是不知道他生的是甚麼病,只說可能是絕症,新年之前他明明是這麼健康的一個人,那裡會馬上就中絕症?”

家婆一聽見醫生如是宣判,便馬上傷心地哭了起來。阿生嫂感到事情並不簡單,便將黑影的事說了出來……

其家人聽了,也覺得事有蹊蹺,不可能一個人在1個月前還安然無事,忽然會病得要死,於是漏夜找上了在靈異界享有盛名的丘偉光師父問事。

丘師父是芙蓉太白真君壇壇主,他一查之下,發覺原來是阿生亂搞神祖牌惹的禍!

原來,當天阿生丟掉舊的神祖牌時,並沒有按規矩請先人下位,再新安位時更沒有選個黃道吉日,請先人上位,更死的是當天運程不適合安位,再加上阿生流年不利,馬上就衝到了,搞到今天這個地步,若不趕快解決,遲點整家人都會有事!

因為事情嚴重,丘偉光師父馬上就開始籌備……

第二天,阿生醒來了,雖然神情依然呆滯,但全家人都放下了心頭大石。在留院觀察期間,阿生常常自己爬起來呆呆的在窗口走來走去,或站在那兒遙望遠方,好像滿懷心事。樓下的醫院保安人員,都一直擔心他會鬧自殺,幸好悲劇沒有發生。

在丘師父的協助之下,阿生嫂請到了道士為重新舉行上位儀式,請先人上座。

最奇怪的是,上位儀式過後,阿生便馬上清醒過來,說話也有條有理,只是他對於自己突然置身於醫院百思不得其解,因為之前的事他完全記不得了!阿生病情的好轉,讓醫生也嘖嘖稱奇,一個被宣佈臨死不遠的人,竟在幾天之內奇蹟好轉………

只是沒有選日子來安神祖牌,竟讓阿生在1個月內差點送命,見到鬼還不怕黑嗎?如今阿生再也不敢亂碰祖先的靈位了。當然,那團兇惡的黑影,在法事過後也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GMT+8, 2021-1-23 12:08, Processed in 0.050353 second(s), 5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7.2©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