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库钱

烧库钱

我这个人虽然是个半基督徒(没常去教会)但有些事我并不铁齿,那就是烧库钱。

我小时候一直觉得,烧库钱这样的事好像是日子到了,

烧着我们不能用的钱给看不到的东西,只是个仪式性质,鬼神什么的只是人烧钱给自己心里安慰吧。

但在我小学亲眼看到的事之后,我就相信不只鬼神存在,香可以尽量不用烧,手合十就好,

但库钱绝对要烧,因为我觉得不烧纸钱没有贿赂一下鬼神或给点钱给刚过世没钱的亲人不行啊!

废话不多说马上开始。

小学二年级的时候,爸爸开着老车得利卡载我们姐弟还有妈妈探望我大舅舅,

当时我只记得他住院在荣总,好多人去看他,而我是第一次看过他,哪知道也是最后一次看到他了。

大舅舅过世出殡那天,那天下着毛毛细雨,外婆哭的很惨,

当时的我想不通为何外婆为了一个我看过一次的男人哭超级惨,此时我只能不断安慰外婆别哭。

升上小三时,我爸妈买了新房把我们姐弟俩从外婆家接回来,然而我爸妈也只有过年期间,白天在家里。

我妈是个很铁齿的天蝎女,不太相信鬼这种东西,

过年的早上帮我们家人洗衣服的时候,我们家都是用大塑胶盆洗衣服,

她在浸泡衣服的时候,想说奇怪,塑胶盆水很满还有衣服明明很重,怎么感觉在移动,

于是她更仔细看了一次,这次更明显,还有水稍微的晃动。

我妈想说,会是地震吗?结果她想这个的时候,有人从背后拉了她的衣领,但周围根本没人,

想了想好像有问题,但又讲不出问题是什么,冲去跟我爸讨论。


想了会是祖先吗?还是什么,结果突然想到过世一年的舅舅,

但我老爸说,不是给了买库钱的钱给她(舅妈)叫她买多一点对年要烧吗?

后来提到大舅舅,我就问了我妈关于祂的事,才知道当时的祂已经癌末了,

从来没看过祂是因为外婆都会跑去看祂,所以没来外婆家过,理所当然我没看过正常,

而且是自己的儿子当然哭很惨,白发人送黑发人那个父母不心痛。

我妈跟我解释完之后,想了想猜是谁打扰不是办法,叫我爸问同事那间城隍庙比较灵,

后来找到凤山有家有名的城隍庙,是间阴庙,特别讲一定要晚上拜。

我看着爸妈拜了很久很久,后来得出的答案真的是舅舅回来跟我妈讲没钱了拜托我妈烧点,

回家的路上,我爸妈又开始吵架了,我爸那牡羊座的脾气,讲气话比较直,但就是直接结果出事了。

我爸边开车边骂说:“不是已经交代对年一定要烧库钱给祂,连库钱的钱都给了,怎么还会过来要,

你哥怎么不去找她(舅妈)来找你,人都..........呜……呜……”(闭气声)

我当时看到我爸好像脖子被人掐住那样,没办法呼吸,一直想要把掐住的东西移开,但又没办法,

握着方向盘硬是把车子停在一旁,想尽办法想把无形的手拨开又挣脱不掉,我妈跟我们当时吓坏了。

幸好当时我妈脑筋转的快,赶紧叫舅舅的乳名跟他说:

“XXX你在吗?不要生气,我老公只是说气话,没有别的意思,不要这样,

我跟你道歉,不要再掐他的脖子了,好吗?”


记得重复说了两次吧,后来我爸终于可以深吸一口气,结果脖子上竟然有很明显的有双手的手掐痕,

当时车内整个空气凝结一样,全家人都不敢说话,

隔天去城隍庙烧库钱拜托城隍爷代转交给舅舅,这件事就落幕了。

虽然很多人都在宣导减碳烧冥纸这件事,但我觉得宗教文化一定要持续下去,毕竟很多事情很难以用科学解释。

GMT+8, 2020-11-27 15:59, Processed in 0.012230 second(s), 4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7.2©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