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齿的代价

铁齿的代价

我念二专所就读的学校是在某个山区内,说起来应该算在半山腰,学校里头有新、旧两栋宿舍,

我所居住的是旧宿舍的四楼,原本和班上另外两个同学住在一起,

刚好三个都是从台北南下念书,彼此也有个照应,

后来因为一些缘故,其中一个同学搬出去后,就剩我们两个女孩子住。

这位和我同住的同学,是个非常虔诚、甚至到让我感到不舒服的基督教徒,而且还是超铁齿的那种,

不信世上有鬼,所有不是基督教的宗教全是邪教的那种人;

而刚好恰恰相反的是,我家信仰佛教,而我还是那种从小就有阴阳眼的人,

只要磁场对或身子虚一点,我就能看到另个世界的朋友,

在这样的奇妙组合下,我们两个也维持了一段很微妙的宿舍生活。


我永远记得那天是星期四的晚上,我们两个正边吃着晚餐边看着电视,突然听到窗外传来一阵阵的吹狗雷声,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从校门口外一路嚎叫进来,

最恐怖的是,那阵吹狗雷居然进了我们宿舍,甚至来到我所居住的四楼,吓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而这时,我那位超级铁齿的同学,居然起身打开门张望,

她一开门,我就立刻看到一个全身青色、头发快到腰的‘姊姊’晃过门边……

基本上,只要我看得到祂,十之八九祂也会感觉得到我看到祂了,

所以我就看到祂停了下来、转过头,深陷一双黑眼就这么与我相望……

我轻轻地对祂点了下头,心中默念着‘抱歉,我不是故意看到你的……’


还没将心中的话想完,就听到我那位铁齿同学说了一句超惊人的话──

“奇怪,外面什么都没有啊?”

“把门关上,拜托。”在这当下我超怕她说出什么惊人的话语。

“你怕什么啊?不过就是狗叫而已,而且外面啥都没有啊!”

此时那位‘姊姊’的目光,已经从我身上转向她……



“算我求你,关上行吗?”

“我真搞不懂你怕什么?这世上又没有鬼……”她一边念着一边关上了门,嘴里还在讲一些圣经之类的东西。

但我心里暗自担忧,这下可不妙了……


隔天下午,她就开始高烧烧不停,意识是很清楚,但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偏偏我们两个预定下午要搭车回台北,

商量后还是决定照预定行程回去,至少她可以回台北看医生,好歹也有家人照应,总比一个人在宿舍烧好,

况且假日我们宿舍是不开冷气的,当时又正值夏天,绝对会热死。

到了周一,她没有出现,老师说她今天请病假,我心里虽想着‘应该就只是高烧还在休养吧?’

但不安的感觉实在压不下去。


在上完一天的课回到宿舍,我正在吃晚餐时,就听到房门碰的一声打开了,她气呼呼地指着我吼道──

‘XXX,你看到了为什么不说?’

原来,她回到台北后依旧高烧不断,甚至一度烧到39度多,

她的家人用基督教的驱魔仪式(还是什么仪式我并不是很清楚)帮她净身,但完全没用。

她一直烧到周日,刚好有个信仰道教的亲戚到她家拜访,

一看到她的样子便一直说她的样子怪怪的、而且印堂发黑,应该是卡到什么脏东西,

好说歹说一直劝她父母要带她去某间宫庙拜拜,

本来她们是不肯的,毕竟是一家子都是基督教徒,跑去求他们认为是邪教的东西也未免太怪了,

但是最后在她亲戚的极力坚持下,加上看女儿高烧不退的状况下,勉为其难答应了。


她说,她其实也搞不清楚她究竟是被带到哪个宫庙,只知道那边人山人海,

一堆人正在排队等前面一个手扶在桌上、年纪大约50岁左右的人,她甚至也不记得这人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只见那人突然整个人站了起来,他用很像小孩子的童音,要排队的人全部都让开。

‘你们、你们,全部让开,你过来!’

他指着我的同学很凶地说道:‘你朋友已经看到了,叫你关门你为什么不关门,还乱讲话!’

我听到这都傻了……而她则是一脸愤怒地看着我。


最后才知道,那个‘姊姊’只是想教训她一下,让她知道这个世界上确实是有另一个世界的朋友存在的,所以……

‘祂知道你是基督教徒,但她不管,你要拿香对着这边的神明拜拜,祂才要放过你!祂说这是给你一个教训!’

操着童音的乩童,告诉他们一家那位‘姊姊’开出来的条件。

想当然尔,她只得拿起三炷香,对着她平日老喊着‘邪教木头’的神明拜三拜、上香。

奇迹的是,隔天一早她立刻就退烧了,她的爸妈见状还是不放心,一早便抓着她往大医院做检查,

结果报告都一切正常。

“我就算很明白的跟你说,你不信也没用,我有要你快点关门啊!你又不听……”

而且我也不能说太明啊!我将这句话放在心里,没有说出口。

从那次起,只要听到吹狗雷的声音,她就会吓到一直问我有没有、有没有,然后很紧张地看着门。

“你不要开门就没事。”

每当这时候,我就会补上这句话给她,至少在我们搬出去之前,再也没有遇到这类事情了。

GMT+8, 2020-12-1 06:36, Processed in 0.054762 second(s), 4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7.2©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