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在晚上晒衣服...

别在晚上晒衣服...

在讲这个故事前我先提醒一件事。
如果你现在阳台外面有晒衣服的,请先收进来。
某年八九月的时候,炎夏之际。
我搬进一个两房两厅的公寓。
格局我很喜欢,阳台很大,相连着客厅跟房间,通风好,采光也好。
楼层又高,所以我常常把客厅的阳台落地窗完全打开,连纱窗都不关,
反正脏空气跟蚊子也飞不上来。
上班族总是晚上才回家,所以家务事也只能积到晚上做。
把衣服丢到洗衣机里,洗好晾在阳台,隔两天收通常就干了。
某天晚上我照惯例把积了几天的的脏衣服丢去洗衣机洗,慵懒的看个电视,
晒个衣服,洗个澡,看了看时间也已经十二点多了。
躺在床上看电视,看到眼皮开始重了,就把电视关了转身就睡。
依稀睡到凌晨三,四点,我被一种声音吵醒。
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
是从阳台传出来的。
我眼睛闭着还没醒,脑袋也还是很蒙眬的状态。
是什么声音?
思绪开始越来越清晰,声音也听的越来越清楚。
嗯?是有东西在敲落地窗玻璃的声音。
听起来因该是衣架,因为隐约我还有听到外面在刮风的声音。
嗯。没错。是风太大吹动衣服衣架去撞到玻璃的声音。
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
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
突然传出连续的撞击声,还有很多衣架掉到地上的声音。
我坐起身来翻过去往阳台一看.....
衣。架。上。吊。了。许。多。的。人
因该说是许多人穿了我的衣服吊在衣架上...
他们就吊在阳台的晒衣横杆上,而且只有白色的衣服才有。
脸色灰白,但眼睛发红很突出,嘴巴张的老大,且全部都在看着我...
我当场就静止住了,我不敢动,嘴巴开开的看着他们。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开始晃动,但动作很僵硬,手脚还是都往下垂着,
但不停的晃动,我眼看着晃动的幅度越来越大,衣架就快要被晃出横杆了。
突然之间,我一个箭步就从床上跳下来冲去阳台边,
用力的将落地窗关上!!!!
当我关上时我眼神往外一看,
看到一个脸孔也正从玻璃外看向我,且它是站在地上的了。
我吓了一跳,身体剧烈往后一弹,撞在房间的墙壁上。
眼看着已经有很多都晃下来了...
突然之间我想到我客厅的落地窗没有关....
就当我这个念头一出现,他们的眼神全部都望向客厅的方向...
接下来看到他们开始往客厅方向移动。
我什么都不想就马上冲出房间,脑袋只想着,
我要关门!!!!! 我要关门!!!!!
当我快冲到客厅阳台时,脚立刻煞车,
因为我看到已经有一个人半身进到我的客厅了....
一个转身我马上往大门冲,门打开我就往逃生梯跑,连鞋子都没穿。
我根本不算跑下楼梯的,我算是用跳下楼梯的。
脚踩没几格我就手扶着扶梯往下跳。就这样一路跳到一楼。
啪的一声我用力推开楼下的大厅大门,接下来就是往外狂奔。
我一直往前跑,死命的跑,跑过了好几条街,跑出了住宅区,跑到附近最大条的路上。
(好吧,是中港路。)
我的脚最开始有知觉感到刺痛,因为脚底很多地方都破皮了,而且插进很多小尖锐物。
接下来只感觉到心脏剧烈的跳动,剧烈到全身都跟着颤动。
整个手掌都是麻的,麻到指尖都会疼痛。
直到这时候我才敢往回头看......
清晨的路上什么都没有,零零散散的车子,灰濛濛的路灯,耳朵里听到的都是我的心跳声
后来,我走到了离我最近的朋友家,按了按电铃,进去朋友问的话我都没听进去,
走进去就往沙发上一摊,手捂着脸就一直喘气。
但我突然像被电到一样跳起来往沙发后的阳台一看!!
空荡荡的阳台,什么东西也没有,只有吊着零散的空衣架。
到了隔天中午,我跟朋友回家。
吸了一口气进门往客听一看。
地上洒着两三件白色的衣服跟衣架,房间里也有。
阳台外衣架跟衣服也洒满地,就像被狂风吹过一般。
我将重要的东西拿一拿,接下来的日子。
利用白天回家收拾东西,住朋友家,毁约赔押金,找房子,搬家。
且最重要的。
但一定会在天黑前将晒的衣服收进来。

GMT+8, 2020-11-27 17:23, Processed in 0.029573 second(s), 4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7.2©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