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凶巴巴,她笑嘻嘻

我凶巴巴,她笑嘻嘻



大一下学期暑假,第一次带她回家,老妈上楼到我房间,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在门口丢下一句话:“找女朋友怎么也不找个高一点的。”向来认为金城武都还差我一截的老妈,大概觉得她又帅又念医学院的宝贝儿子,应当可以找到另一个林志玲,怎么第一次带回家的女生,就是个身高不到一百六十公分的小不点。
隔着一道墙的她,把话听得一清二楚,那时我们才刚开始交往,我难堪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见她一派轻松地说:“你妈一定觉得你不够高,才希望你找个高一点的女生啦!嗯,你妈很有优生学的概念欸!”她三言两语化解尴尬场面,我本来以为这段恋情,会就这么不了了之,没想到我们还是继续走了下去。

当我毕业时,她带着盛装的老爸老妈来参加我的毕业典礼,但学校礼堂不够大安排的家长来宾位子不够多,他们到场时已座无虚席了。
老爸老妈本来打算站在后面观礼,她左顾右盼,发现前方五排贵宾席,因贵宾姗姗来迟,所以空了出来,她抓起老妈的手,直冲贵宾席坐下。负责招待的学弟,赶紧跑来跟她说:“对不起,这里是贵宾席,请到家长席位入座。”她一脸坚定地说:“后面已经没位子了,我们是毕业生家长,也是贵宾欸,所以坐这里没有错,你不用担心啦!”
一脸悻悻然的学弟,只好把“贵宾席”的立牌,再往前移动一排。她的“大无畏”,让我老爸老妈得以坐在贵宾席,观看盼了七年的儿子的毕业典礼;老妈对她的身高虽不满意,但对她的胆识倒是颇为欣赏。

反笑我白痴生熟不分
后来我们结婚了,她的厨艺其差无比,做菜既没天分又兴趣缺缺,偶尔下厨,我也尽量捧场,少有挑剔。有一次下班回家,累了一整天又心情不佳的我,看着一桌子色香味全没的菜,实在难以下咽,但又懒得到外面用餐,只好随便夹了一块排骨往嘴里送,咬了一口,我就吐出来:“难吃死了,不吃了!”我凶巴巴地丢下筷子,到客厅边生闷气边看电视。过了一会儿,她笑嘻嘻地跟我说:“老公,你真是白痴欸!这个排骨不是难吃,是没有煮熟啦!喔!你连生的或难吃都分不出来,难怪你敢吃我做的菜!”

天哪!我以为她被我吼了,准会满腹委屈、泪涟涟,没想到她还能反将我一军,哭笑不得的我,当下真服了她!

有一天在办公室接到她的电话,她紧张兮兮地说,她切菜时被菜刀切到左手大拇指,害怕看到血的她,因为血流如注,忍不住在电话那头哇哇大叫。
我大概因职业关系,觉得小伤口不足大惊小怪,心不在焉地问她:“喔!那有没有把流理台弄脏啊?”电话那头突然无声了,我心想,这下子糟糕了,真的说错话了,正等着她发飙,没一会儿那端开口了:“老公,我现在失血太多,已经冷得发抖了,不要在这个时候说冷笑话了啦!”

一旁同事知道这段对话后,无不大呼不可思议,除了对我的冷酷不体贴大加挞伐,更对她没有因此动怒而感到讶异。大姨子怨叹没嫁豪门,她说有人娶该感谢天。
前些日子,大姨子来我家做客,电视新闻正播报名模嫁给百货业小开的新闻。大姨子以羡慕又怨叹的语气说:“唉!为什么人家就这么好命,可以嫁入豪门?我们姊妹就这么倒楣,嫁给他们这种人!”
当下被视为“低人一等”的我和姊夫,识相地不敢做任何反应。倒是我老婆接着说:“你也不想想我们长得普通,又不是名模千金大小姐,有人愿意娶我们,就要知足感谢老天爷了!” 大姨子当场被她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给打败了,闷哼一声不再吭气。
善哉斯言啊!我跟姊夫面面相觑,忍住笑意,也忍住想为替非豪门小男人出一口气的话拍手的冲动。

老妈跟她“婆媳过招千百回”之后,对这个身高不高、EQ倒是不低的媳妇,逢人便夸,还因对她有着特别待遇,让我老姊频频抗议老妈胳臂往外弯、对媳妇好过女儿。
而我这个标准大男人,一碰上她,火爆脾气一下就被她三言两语给轻轻松松收拾掉了。你说,像我老婆这样的小女人,教我怎能不爱她呢?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GMT+8, 2021-4-14 13:42, Processed in 0.010563 second(s), 4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7.2©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