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中唯一的一次请求,我一定做到

一生中唯一的一次请求,我一定做到

一个丧偶的男人,在丧礼上,笑脸盈盈的招待来访的亲友,
弄得亲友不知如何是好,很尴尬想安慰他。
他好像很乐的样子,不安慰他嘛!那来做什么呢?
甚至有的亲友心中有点气愤的想着:
“人是不是给他暗算做掉的啊?”
但没人去问这个丧偶的男人。

终于出殡的日子来了,
女方的家长实在按耐不住了,在灵堂上破口咒骂这个男人。
相处的二十年老婆死了还笑得出来,是不是有什么内情呢?
只见他默默的听着,不做任何回应,直到骂完了,
众人眼睛全都看着他,等他的反应,
他才说:“谢谢指正。”

哇咧!他的脸还是笑笑的,女方的家长差点没气昏过去,
就冲向他面前去,一手揪住了他胸前的衣领,
挥拳就打下去了,这个男还是笑笑的。
但嘴角己是流出一条血河的了,
这时反而是女方的家长心中一阵寒剽。
自觉性的害怕了难道这个人己疯了吗?

丧事就在一场闹剧中渡过了,
当天夜晚女方的家长担心早上的举动是否不当,
偷偷的折回偷看这个男人,倒底是怎么一回事。
只见他抱着亡妻的照片呆坐在客厅中一个小时、二个小时
三个小时连动都没动,也没出声音的,
女方的家长不出什么异常的就回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女方的家长又去看了,谁知只见他还是呆坐在那里,
抱着亡妻的照片,这下女方的家长心急了,
怎么说也是二十年的半子,至少关心一下,就敲了门进去了。
“门没锁的。”他头也不回一下,续继抱着照片。
女方的家长问:“你怎么了啊!”
这个男人说:“我一生都在忙东忙西的,自认为是为了她好,
为她在打拼,她的埋怨我都不曾理会,从没好好的听她说一句话,
直到最后她病得很重时她向我说一句话:‘你可以听我一句话吗?’
我为了让她高兴,我说:“我一定听。”
她说:“我知你是爱我的,我也爱你,我要是死了,
你一定会哭的,但我不要看见听见你哭好吗?
你要笑笑的帮我把后事辨好,你一生都没答应我什么,
就这一次好吗?”
他说完眼中有泪光,但泪水郤不掉出来而是往肚子里流,
因为他答应了她,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我一定听。

GMT+8, 2021-4-14 13:50, Processed in 0.008003 second(s), 4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7.2©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