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釋

稀釋

從櫃子翻出一包還未開封的即溶湯包,我的身體隨著房間裡開到最大聲的音響,大力的擺動著,還不時對鏡子做著性感的動作。

  今天我的爸媽剛好有應酬,這真的是非常難得的一件事,所以今晚只有我一個人在家,晚餐也由我自個兒料理。

  我努力翻著櫃子,裡面的零食少的可憐,我連包泡麵都找不著,找半天只有那包即溶湯包。

  母親並不是沒給我餐錢,但我寧願把那額外的零用錢省起來,因為前幾天發的零用錢已經被我花的精光了。

  我把湯料到進一個磁碗哩,和溫水和在一起,把粉塊攪散,喔!是蕃茄湯的味道。把火打開,在鍋子裡加點水,把和好的濃汁倒進去,攪拌攪拌,到水滾時,關火。

  我把熱騰騰的湯端到餐桌上,拿湯匙嚐了一口,濃濃鹹鹹的。我毫不猶豫的把湯拿回廚房要加水稀釋。

  我是一個怪人,我喝湯的時候,一定要喝輕淡到幾乎無味的湯,所以無論是營養午餐的湯,母親煮的湯,或即溶湯包,我通常喝一口就立刻端去廚房加水。

  加水當然是加熱水啦!我通常一碗湯可以加半碗水的,可以說是十足的怪胎。

  家裡的熱水壺是擺在廚房的小檯子上,出水口靠著檯子邊緣。我按了出水鍵,熱水咕嚕咕嚕的流了出來,我家熱水壺是按一次出水,再按一次才停。
  於是我一個人就雙手捧著碗站在熱水壺前面,等水位達到碗邊。

  這湯真濃,一般的湯加水稀釋後就會變淡,但這湯怎麼加水還是一樣又紅又濃。看看加水加的差不多了,我於是伸手要按停水鍵。

  咦?

  我的手像是被固定一樣,動也動不了,死死的黏在碗的邊緣。

  我用力的想把手拉開,但我的手就是死都不動,水已經快溢出碗了。

  我流汗了,我想衝出廚房,但我的腳也是像被石化一樣,黏在地板上,動都不動。

  「王八蛋!」我罵了一句髒話,熱水溢出了碗,流到我的手上,但我的手還是他媽的黏在那晚上不動,好燙!
  我的手好燙,像是千百隻紅火蟻在我手上爬著咬著,那熱水還是繼續留著,那湯還是依然又紅又濃。

  等等!依然又紅又濃?我忍著痛,看了一眼碗裡的湯,碗裡的湯不斷溢出,但那顏色卻還是鮮紅,明明加了那麼多水……
  
  「呀啊啊啊啊啊!」我哭了,我的手上都是燙人的鮮紅湯汁,我甚至還開始有了錯覺,好像手上炙熱的湯汁就是我的血。
  動不了,動不了,無論是手或腳,通通都動不了!

  燙死了,燙死了,熱水壺裡的水不是早該沒了嗎?怎麼源源不絕的流著?

  好可怕,好可怕,手上端的根本不是蕃茄湯呀!是又濃又紅的血啊!

  我放聲尖叫,湯汁已經流了滿地,不,不是湯汁,那是血,是水也沒辦法稀釋的血啊!

  「救命啊!好痛好燙啊!救我救我!」我不斷抽著手和腳,但是它們死也不動,牢牢的被釘在原地。
  
  鮮紅滾燙的血有著一股腥臭的鹹味,它像有生命似的沿著地板的隙縫鑽呀鑽呀,像一個性感的美女匍匐前進,一邊搖扭著她纖細的腰肢。

  「怎麼都是血呀……不是蕃茄湯嗎?……」我的神智已經錯亂了,臉上爬滿鼻涕眼淚和不小心濺到的血,衣服也染了一身血紅。
  
  即溶湯包的包裝飄呀飄呀,飄到我視線可即的地方,已經被撕開的包裝紙上面印著三個紅色的字。

  「人血湯」

========================================

這是「人血冰」攤子研發出來的新產品唷~

GMT+8, 2021-1-23 12:50, Processed in 0.028441 second(s), 5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7.2©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