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公撞鬼紀

阿公撞鬼紀

話說,大日本帝國皇曆大正六年,在殖民地台灣的竹塹城外鄉村裡,住著一位阿伯人稱福壽伯,這福壽伯不是別人,正是老衲的老媽的爺爺,福壽伯雖然沒唸過書,但卻也上知天聞下曉地理,在村子裡是位人人敬重的長者,福壽伯雖然生在清朝及日據時代又沒受過科學的洗禮,但是卻決不迷信而且極富研究精神,說白話一點就是〞鐵齒〞組的組長,他是打死他都不相信有鬼的那種人,可是偏偏又常常遇見鬼,請聽我慢慢道來。

一天早上,福壽伯打算到竹塹城去把么兒的童養媳帶回來,古時交通不發達,去哪都得靠兩雙腿,由其是福壽伯住在鄉下,想要進城辦事,非得早一點出門,才能趕在天黑之前回到家。福壽伯從家裡出發到城裡的途中,會經過兩個密林的坡道,一個是長滿相思樹的石板坡道,叫做伯公崎,一個是長滿密密痲痲榕樹的石板坡道,教做榕樹崎,這兩個坡道好像梯型的兩邊,而上面的平臺就是竹塹有名的古奇峰。
由於榕樹是屬陰的,而榕樹崎又長滿參天的榕樹,枝枒交錯樹根盤結,即使在正午時分行經此處,也是不見天日陰涼無比,有點像倩女幽魂中黑山姥姥的住處,所以鬧鬼的傳聞從來就沒斷過。正巧這天福壽伯在城中辦事耽擱了,想要起身回家時,友人警告說:〞天色已晚了!聽說榕樹崎鬧鬼,我看你還是留下一宿,明早再走。”福壽伯不以為然的回答說:〞為人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更何況世間根本沒有鬼,如果真被我遇上了,我一定捉來研究研究!〞,說完後,就牽著兒子的童養媳--五歲的銀妹,踏上歸途趕路回家了。

行行復行行,兩人走到了榕樹崎,年幼的銀妹不堪旅途勞頓,累的走不動了,福壽伯只好把銀妹揹在身上,繼續趕路,此時疲憊不堪的銀妹突然指著石版坡說道:〞伯伯!路中間有個女人坐在那邊,我們會過不去〞,福壽伯抬頭一看,可不是嘛!一個身穿白衣留著長髮的女子,正背對著福壽伯兩人坐在石板坡上..話說,那白衣女子坐在石板坡上,背對著福壽伯和銀妹倆人,幽幽的嘆著氣,這石板路只有一人寬,兩旁即是密密麻麻的榕樹林,連錯身的的地方都沒有,福壽伯無奈的只好放下肩上的銀妹,緩緩的走近那白衣女子,客氣的問道:〞姑娘!這麼晚了妳怎麼還坐在這荒郊野外呀?快快回家吧!〞,那白一女子沒有回答,繼續常嘆了一口氣:〞唉!〞福壽伯見那女子沒反應,不禁有點惱怒續言道:〞姑娘!就算妳不想回家,也請妳讓一條路讓我爺倆過去吧!〞,那長髮白衣女子仍然一動也不動的坐在原地,這回福壽伯可真火了,福壽伯怒道:〞這方圓十數里有誰不認識我福壽伯,妳一個小女子天黑了還不回家,還在這尋老朽的開心,我倒要看妳是哪戶人家的女孩,這麼沒家教!〞,說完就將頭伸到那女子的前面,那白衣女子很技巧的避開了福壽伯的視線,將頭轉到右邊去了,福壽伯不死心又將頭伸到右邊去想一探究竟,可是無論福壽伯如何變換方向,那名女子卻永遠背對著福壽伯,這回福壽伯可真氣炸了,再也耐不住性子也顧不了什麼男女之防,心想:〞管妳是人還是鬼,老朽定今個兒一定要看個清楚!〞。

想完就一把抓住那女子雙手,此時福壽伯感到一股陰寒之氣從那女子手中傳了過來,福壽伯不禁打了個寒顫,口齒不斷的互撞發出咯咯的聲音,心想:〞這麼邪門?〞,福壽伯猛然將頭由下往上瞧,這不看還好一看之下,三魂七魄可全搬家了,只見那白衣女子的一襲長髮底下竟然沒有任何臉孔,整個臉部位置只是一個黑窟窿,更可怕的的是從這黑窟窿中傳出那令人窒息的嘆息聲...〞唉!〞,這時銀妹大聲尖叫的說:〞伯伯!那人沒有臉啊!〞。

福壽伯雙手一鬆,兩腿一軟,〞咚!〞一聲跪倒在地上,而這名無臉女子就在嘆息聲中飄向密林深處,福壽伯好一陣子後才在銀妹的催促聲中回過神來,連忙帶著銀妹飛奔回家,一路上跌了好朗跤。
回到家後的福壽伯大病一場,家人都認為此門婚事不吉祥,決定把銀妹送回去。
各位看倌不要以為福壽伯改變一慣想法和態度了,病癒後的福壽伯展開更刺激的〞捉水鬼僈﹛A大日本帝國殖民地皇曆 昭和 5 年,還記得福壽伯在 大正 年間撞鬼一事嗎?

GMT+8, 2021-1-16 14:16, Processed in 0.020442 second(s), 5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7.2©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