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公阿的故事

阿公阿的故事

“阿公阿”是指外公的弟弟,我们习惯这样叫,

这是这次过年回乡下,在家族聚会时,阿公阿闲聊讲的故事,内容有点血腥,要不要看自己斟酌。



话说阿公阿从小就是那种乡里小霸王,三天两头的就带人打群架械斗,

仗着外公的爸爸有点钱,又跟日本人关系良好,所以也就养成这种个性。

当时外公的爸爸算是士绅,所以有这种儿子他也相当头痛,

就跟日本人说了,要把阿公阿送去南洋当兵,

那个时代到南洋当兵有分两种,一种算是当苦力,就是干杂务的,另一种是上战场杀敌的,

不过上战场杀敌,日本人也不会把你当正规军(正规军会分发枪枝),只会给你一把短武士刀。



“我杀的人,应该有二、三十个。”阿公阿说。

当时跟他同部队的日本人都有点怕他,主要是因为阿公阿本身天不怕地不怕,又有点疯疯癫癫的,

上了战场杀人非常凶狠,以下就是个例子。


那一天天才蒙蒙亮,几个敌人就从阿公阿他们部队的后面山沟摸上来,

那时候他一听到有人大喊敌袭,就立刻拿着武士刀冲出营帐要杀敌,

才刚出帐篷,一个敌人的刺刀就“噗!!”的一声刺进他的左胸,

阿公阿没有惊慌失措也没有腿软,立刻左手抓住刺刀不让敌人拔出来,

同一时间右手拿着的武士刀就往对手脖子砍过去,

那敌人第一时间反射性的就用手去挡武士刀,结果整只手腕被斩掉,

阿公阿第一刀被挡掉,马上又挥出第二刀,直接砍进对方的脑袋,

结果砍不够力,脑子没有掉,刀子卡在头骨里面,

阿公阿使劲拔出刀子,下一刀直接把对敌人的右手斩掉,血喷的乱七八糟,

他说那个敌人倒在地上的时候,眼睛还对他眨了几下,

当下他觉得很不爽,就拉起对手的头发,刀子往脖子招呼过去把头砍了,

接着他也不顾自己左胸被剌伤,又跑去杀下一个敌人,

之后日本人就变的很怕他,还没有人愿意跟他睡在同一个帐棚。



后来过了大概一年了吧,外公的爸爸有点想念他,再怎么坏终究也是自己的孩子,

于是靠了关系,把阿公阿又弄回台湾,

这时候的阿公阿其实个性完全没有变好,反而变的更孤僻乖戾了,

整个人古古怪怪的 一天睡觉睡不到三小时,

说他只要闭上眼睛,以前杀人的画面就又会很清楚的浮上来,

但是他一点也不怕啥恶鬼索命,因为他说死在他手上的人只会怕他,就算变鬼大概也不敢回来报仇。



回到台湾的阿公阿到亲戚家帮忙作事,那时候他被安排到山上的竹林砍竹子,

因为那里比较偏僻,所以就在那盖了房子一个人住,也方便工作,

他说他不讨厌这个工作,因为其实很悠闲,一个人住在山上也不害怕,

白天就砍竹子、打打猎,晚上就喝酒喝到茫,喝茫了就很好睡,也不会失眠了。


住了一阵子,有天他发现从山下带来的鸡少了几只,

他想大概是因为有野兽偷吃,不然就是偷跑走了,因为整个山头大概只有他一个人,根本也不会有人来偷。

可是过了几天,终于发现是人为的,

因为他发现有人把鸡吃完还把鸡骨头、鸡毛的都留在原地,根本是在消遣他。

这下子阿公阿不爽了,他就设了几个陷阱在鸡舍附近,等那偷吃鸡的人来踩到,一定要让他爽歪歪。


一天、两天过去,那几个陷阱都没有被踩到,可是鸡却天天都要少个一两只,

他的野蛮个性又爆发出来,这下他连工作都不做了,就整天待在家里盯着鸡舍喝酒,

就这样一天过一天,粮食快吃完了,说真的要他几天不吃饭可以,但要是一天没喝酒,他大概会疯掉。

于是阿公阿准备妥当,连门都没有锁上就下山了,

回到自己家住了几天,跟外公叙叙旧,过了几天才又带着一堆粮食啊、酒什么的回到山上,

结果回到他住的地方,看到眼前的情景,阿公阿气得连飙了一大串的脏话。


“干X娘!!!佬X掰!!!&^%($$#$!!!”

这次不只鸡被吃光光,连自己家房子的屋顶都被掀了!!

当天晚上,他就在没有屋顶的房子睡觉。

到了半夜,他作了个梦,梦到一大群小孩子,还有很多女人在他家里周围走来走去,

那些小孩个个都青面獠牙,女人们则是个个惨白着一张脸,全都没有表情,

接连着几天,他都做同样的梦,但是他一点也不怕,把屋顶修好后仍过着同样的生活。



这样的生活过没多久,怪事就来了。

那天半夜,他睡到一半发现房子外面好像有人在走动,

那个声音不像是动物,因为踩的很沉,而且数量还不止一个,

当兵训练出来的胆量和经验让他很冷静,

阿公阿拿起放在床底下的柴刀,趴在地上,眼睛门缝底下往外看,看到一大堆的人影在门外晃来晃去,

他看到那影子的当下就知道绝不可能是人,因为整座山就他一个人而已。

“干……遇到魔神仔了!!”

瞬间,他全身爬满鸡皮疙瘩,就算是以前在打仗时,也没这么害怕过。

他想起以前相间流传的故事,说遇到“魔神仔”的话、都会被牵去山上摔死,

不然就是被吃掉手指脚趾舌头,变成废人不能说话。


当他还在想这些事情的时候 那些“人”开始拍打他的房子,

还不停的说一些像是山地话的语言,声音很细小,但是却好像会找洞钻一样,不停的往他的脑子钻去,

然后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杂,这时候阿公阿忽然觉得有点不爽:“干X娘勒,阿你们是在靠XX小........”



阿公阿体内狂暴的基因又觉醒了!!!


这时他想起老一辈说过、对付这种鬼鬼怪怪,可以“以血引血”,



手比他的念头更快,瞬间拿起柴刀就往自己手臂上抹下去,

他说他当下一点都不痛,接着他拿起身边一块木头,缠了布、浇酒点火,

下个动作就立刻踹开门,冲出去大吼一声:“X林娘,一起上啊!!林爸要做一次给你们死光光!!!!!”



接着“X林娘X林娘X林娘X林娘X林娘”连发,一边胡乱挥舞手中的柴刀,

此时无招胜有招,他半闭着眼睛不敢看的很清楚,只能抓着影子来砍“人”,

他也很明确感觉到有砍到东西,而且砍到的瞬间还听到吱吱喳喳的惨叫声,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身边的怪声都没了,黑影也都跑光光,

留下他一个人躺在地上喘气,接着就睡着了。

醒来已经是大中午了,他会醒来不是因为阳光,而是因为觉得他的手很痛,

看了看自己的手,才知道昨天砍自己那一刀砍太深,砍到自己的骨头都露出来了,身边一摊血大概是自己的吧。

他随意拿了件衣服把手包起来,看了看周遭,到处乱七八糟的,还有一堆血,

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昨天砍到的“魔神仔”的,

总之他觉得很累,就拿起一灌酒,边走边喝下山去找人帮忙包扎,从此他也没再回到山上过。

GMT+8, 2020-11-27 15:33, Processed in 0.035848 second(s), 4 queries.

Powered by Discuz! 7.2© 2001-2009 Comsenz Inc.